田岸🚀

🍻

【黑客帝国】【微Morpheus/Neo】简介警示都在图中,倒了。

【原创】夏烨

好久没写原创小说了,暂时这样自己写着吧,名字可能会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大概就是梦中的姐姐的故事。

如果有人看欢迎评论!鞠躬!



我想夏烨有一天会知道这个世界的样子,她诚恳地把我的生活戳了一个洞,那辆列车,什么宇宙的子宫,什么连接太阳的地方,也许本来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夏烨还没有搞清楚这一切的构造,就被加入我伟大的计划之中了。我总是计划着,却忘了她是那样,靠着触碰我的身体和肉,才能活下来。

按理说,我对明天仍然没有任何的期待,如果我无法与她见面的话,我会想,我不知道要把明天交付给什么,无论是书柜,储藏室,仓库,抽屉,玩具屋。我都觉得空洞而荒废,或许我能根据她的五官建造一座房子,在那里挂满玲珑的物体,我抽象地表达了她,却无法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我感到她,也正因为感受到她,我的骨头缝里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于是那晚在我睡前,我竟然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声音传来的回响,她在墙壁里,好像这个世界真的会有什么隐形的洞穴,我抬起头看天花板,才又发现那里有一条小小的裂缝。夏烨问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

我却只知道夏烨创造出了这一个房间的万事万物。


夏烨开始知道从这一天起,我只为我自己写东西了,于是我会把她写的更没有边际,也许我能恢复更早之前的,当一个靠字眼就为自己供给了力量的人。我向她讲起那根长长的网线,她听着,好像那是船一样陌生。从小,我被那条线拉入的第一个瞬间,就开始进行一场沐浴,一次洗礼,我被开水换了一层又一层的皮,但我对夏烨说,你放心,在这边,我也有一个朋友想要介绍给你。


我不知道睡醒一觉我会不会又被指甲缝里的东西所打断,但这个晚上如此地具有存在意义,如此地自由,那就让它在这里,永远地活着吧。也许我明天吃了橘子,又吃了午餐之后,就又会被人类的粪便所困扰了,没有人会知道我在写什么的,夏烨,也许我们之间的对话会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又无端地想起,在那场考试过后,和外公坐在一起吃烧茄子,那红烧茄子嫩而发紫,流出油汪汪的脂肪来,我把它从中央穿透,把它饱满的瓤,填充进我的米饭中。我也许已经吃到忘记擦嘴,现在,我又虚构出一碗丸子汤,给那时候的我喝。那时候,我还过于六神无主,幸福地吃饱,幸福地打嗝,幸福地拥有外公。现在我看起来一切如初,其实那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早就被重新摆弄了无数回,它们朝天哭,朝天笑,但总要从不知道写什么的地方来,到不知道写出什么的地方去。

我朝着外公和爸爸冥想,日子,总要一点点清晰起来。

虽然我的某些地方,也总要被一次次削除,一次次清理,一次次消瘦。

于是此时此刻我想再骑一次中学的单车,我想到了一条新的路来,我不再害怕数学考试,不再怕死,不再怕被冷落,也不再怕对着风掉眼泪。


夏烨,总有一天我会靠你更近,我会什么都不怕。


01


那一年我刚刚失去爸爸,还处在无法抱怨大人们无聊至极的年龄。从这小城市的某个洞穴,转身探进另一个,那一年我趁天阴的时候骑车,偶尔,我与车进行真切的对话。(也许只对着它。)院子里还暂时无法看到窃喜着、伸着懒腰的高楼,我大概也发现了,自己终日在小矮人一般的楼后,在那鹅黄色的土地上奔跑,绕着疏通雷阵雨的管道,在隐形的风暴里没日没夜地跑。那一年,我的舅舅特别年轻,他高得像座小山丘,仿佛还因为他正年轻而不爱说话,姐姐只梳一个辫子,外公坐在石板凳上,那凳子像面鼓,蚊子与路灯都很调皮,外公爱喝面汤,而妈妈还会告诉我,空气里有一架钢琴。

在我朝夏烨挥手的时候,我已经可以骑车去最近的学校,把自己探险的论调再拉得更长一些,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夏烨的脸,模糊而朦胧,就像我还不知道她是我的梦。那一次很重要,我却没怎么看她的脸,只记得她的肩膀,擦过那家摆满钢琴的店面,旁边铺着浆面条的摊子,如果是她,她会请我吃,我知道。

她静悄悄地面对着我们二人的命运,放学后我们的秘密基地像一颗熟透的苹果,到处都散发着夏天已经腐烂的味道,我琢磨着一根毛毛虫,并未意识到自己是该惧怕的,等我回想起来现实该有的样子,才发现我有一半的注意力可以通过恐惧完成新生。

夏烨蹲下来,我为她推开就在刚刚我发现的门,她说,从我的身上,她已经能看到一个新世界。而这或许就是一切的开始。

在更早的时候,火烧云离烈女更近,星星自己蹦出来,像烟花剩下的种子,那些景象几乎诉说着每一个黄昏,妈妈骑着电动车,车后面只有一个小小的箱子,悬在我的座位后面,像一个放学的礼物。天热的时候天地如同被胶水黏在一起,妈妈停在面包店门口,我爱上了这个时刻。那时候我特别渴望一碗冰粥,因为得不到它而认为那是全世界最甜蜜的彩虹,我望着那条街上的人发呆,想象嘴巴里面冰凉而被色素拥挤着,我想吃那种绿色的果冻,我发着呆,想着夏烨和我玩的这个游戏。


【白狼&超人】【双O】【哼哼水仙】心脏

呜呜呜呜刚刚被苹必了。那我们评论见吧。

是哼哼水仙。白狼&超人。双O。

短而无味,剧情混乱。有短小的🚗

部分灵感来自于《compass》和《心脏》

【JW&Constantine】最冷一天

是电影版康斯坦丁&John Wick系列

两位角色皆为受向

题目又借用歌名了,我爱这首歌,也可以当bgm收听。

没什么大的情节,也没什么具体的🚗。写的是两个人互相依/偎/。

评论见🔗,总是被吞,🔗消失请告知QAQ

写了首不算诗的“诗”祝阿基生日快乐!

【蝙超】NINETEEN(下)

写的真的很烂 剧情很烂 过渡很烂 我对不起阿蝙阿超 我骂自己就好了请大家轻点骂我

师生au

(下篇)

第二天来上课的学生支支吾吾地说不清那些墙上的踪迹,像魔鬼的面庞洇在水泥里。只有男孩儿坐在那儿读《白鲸》,丝毫不在意其他人聚起来的窃窃私语也有大部分在针对自己。

布鲁斯在无意中总会观察着克拉克,对,他特意记下了他的名字,自然而然的。

布鲁斯并不恐惧学校的谣传,这份淡然仿佛成了他和克拉克之间的链接。克拉克偶尔会咬着嘴唇,盯着墙面长达二十分钟。嘴唇呈现红到透明的颜色,像颗刚刚成熟的樱桃。但这些细节,布鲁斯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

克拉克躺在地上,疑惑地望着自己,像还没有理解这个世界就要闭上眼睛。

“死会是什么感觉呢?”

布鲁斯记得那一天,所有的墙面里伸出的枯槁的手,痴狂地抓着,像要把外部的世界撕扯。

只有克拉克可以去捅那颗恶魔的心脏,布鲁斯觉得,克拉克像把脆弱的钥匙,只能真正地活那样十九个夏天。

布鲁斯代替克拉克去问为什么,可是自始至终,克拉克没有问过任何命运的话题,也没有诉说过这个学校的身体里,藏着怎样的脸庞。

8

布鲁斯蹲下来,他想抱住克拉克,再一次地,久别重逢地。他想抚摸克拉克的膝盖,他不想再让那双蓝眼睛蒙着血,问着他什么是死亡。

“他回来了。所以,你也回来了。”布鲁斯站起来,将克拉克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胸口。

“韦恩先生,没关系的。”克拉克轻轻地贴着自己的胸口,像小动物一样吐着温热的呼吸。

“你从来都不问为什么吗?”

布鲁斯闭上眼睛,他的爱永远都会伴着最深的愧疚。

但克拉克挣脱出他的怀抱,捧着他的脸,用手指一点点抚开他的眉毛。

“我已经拥有过很多夏天了。”

9

克拉克没有和玛莎与乔纳森当面告别,他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塞在玛莎枕头底下,等她早起整理床褥的时候就会看见,而那时候克拉克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不愿意把一切事物推向狭隘的深渊,韦恩先生曾经谈论过关于爱的宽广,克拉克想,他爱这个世界。即使他没搞懂自己从哪里来,世界又是从哪里来。

他走向地下室,整个建筑都在蠢蠢欲动地酝酿着新的阴谋,克拉克走到这学校的嗓子眼儿里。整个房间都弥漫着黏液与混响。那些游魂再次出现,“你完成的很好,克拉克。”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它们像是叹出了一口气。

紧接着那些号称孤寂的游魂借助整个建筑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所谓的,最后的那张脸。

克拉克站在原地,他凝视着这一切,仿佛这个陷阱似曾相识。

—十—

“请您刺死我,韦恩先生。”

最后那段记忆终于跳跃到了克拉克的脑子里,遗落的拼图重现原貌。

“如果是您的话,我也许会好受一些。”

克拉克拿着刀的手有一些颤抖,但他的眼神依然清亮,就像每一次课间,他坐在座位上安安静静读书的模样。

那是布鲁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泪,严格来说,他只在克拉克面前流过泪。他的泪滴到刀刃上,又顺着刀尖低落。

“请您在它侵入我之前,杀了我。”

克拉克带着几近恳求的语气,握住布鲁斯的手。

布鲁斯做不到这件事,于是克拉克抱着那双手,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布鲁斯还记得克拉克最后几声微弱地喘息,克拉克挣扎着,断断续续吐出那些字,他抽搐的肩膀紧接着也坠落下去。

“我不怕死,韦恩先生。”

“如果可以这样注视着您的话,我记得您说的话。”

“我记得您说过的月亮。”

11

克拉克了解自己的命运。他只能再次重蹈覆辙。这是他的命运,当消灭恶魔的那一把钥匙,在被附身之前死去,他只能和恶魔一起出现,难道他也是恶魔的一部分?

这并不是循环,这并不是另一种土拨鼠之日。克拉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他再次醒来是一个巧合,他向着光明,却仿佛跟那恶魔的生命体拴着同一根脐带。

他好像一直在生死间徘徊,在救赎的同时牺牲自己。

但是他想了想,十九岁的烦恼大概也只是如此。

当布鲁斯再次见到自己的时候是否就知道了一切?

当布鲁斯决心保护自己的时候又做了怎样牺牲的决定?

克拉克又一次提前知晓了爱就是无数次牺牲与错误的相遇。

克拉克割开自己的手腕,祈求他们将永远坠入地狱,留给韦恩先生一种平静的生活。

他将永远失踪于这一个夏天。

然而布鲁斯·éŸ¦æ©ä»Žæ²¡æ”¾å¼ƒè¿‡ä»–的保护,他终于找到了,冲破了所有的阻挡。布鲁斯像疯了一般推开地下室的门,试图打破那一切。克拉克的血汩汩地流成小溪,克拉克的眼泪也掉进去。

布鲁斯把克拉克抱在怀里,克拉克在拯救世界的时候,只有他可以拯救这个少年。

克拉克的血液震慑了恶鬼的猖狂,所有的污秽都暂时缩回了墙里。克拉克半睁着眼睛,很虚弱地笑起来,他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男孩儿了,但布鲁斯还是爱他,无论克拉克拥有着怎样新的人格或记忆,他都永远是那颗太阳。

12

克拉克在昏迷的梦里听到布鲁斯在他耳边很轻很轻地说:“这一次,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一起战斗吧。”

完

​

抱歉打扰大家惹,我可能真的也不怎么用lof,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到这条,我真的想问一下,我写同人文是不是存在什么问题哇。就很想听到一些建议或是批评也可以。我总在想自己文这么惨淡是不是存在着一定原因。当然也想变得更好。如果可以的话感谢评论!谢谢!


【黑客帝国】【微Morpheus/Neo】bathroom

请点评论。

关于小尼在“初生”时探索自己的身体。

有浴中z/w车,可能很雷。


【蝙超夏日DAY.36】NINETEEN

师生au 私设如山 背景架空
请代入三代~

克拉克设定为十九岁超能力少年(上学晚了!)

布鲁斯是拥有着什么秘密的高校教师

1

克拉克闭上眼睛,脑海中可视的走廊如一块块拼图似的,拆分成不同的房间。实验室和教室挨在一起,墙面上的豁口如同秘密通道的终点,现在,他张开眼睛,满教室的心跳声忽地远去,只剩下最远处的那一颗,强壮而有力地扑通、扑通。

克拉克强迫自己继续这场该死的考试,他永远做不到其他孩子那样,有条不紊地一心扑在桌面那块有限的空间里。克拉克时常被更远处的事情缠绕。比如人们心底的祈祷声,鸟扑棱自己的翅膀,一次涨潮,往往风是最纯净的那一抹声音,风声就像颜料盘一样被他巧妙地刻画了类别。但更经常的情况是他不堪重负地捂住自己的耳朵。

他还能看见这个学校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没人知道。这学校像有机生命体一样,生长、变化,日复一日。所有的青少年像在罐子里一样,叮叮咚咚地彼此碰撞。而到了安静的时刻,克拉克总能感受出一份多余的心跳声,把他们囊括在那种声音之下,就好像所有人都生存在一个活物的胸膛。

克拉克挣扎在那些与众不同的梦魇里,有时候,他会抬头看着韦恩先生,他最喜欢聆听韦恩先生的心跳声,他坐在最后一排的时候,远处的心跳声却让他觉得更加亲切。他看起来过于严肃,很多学生抱怨他的课程有太多场测验,但克拉克默默地着迷于他的一切,分析问题的方式,洞察人心的眼睛,和他的静谧。外界的嘈杂让克拉克恨不得失聪,但韦恩先生总是沉默的、淡淡的开始和结束一切。他有一次不小心撞到了那双眼睛,克拉克也说不清,他又觉得那双黑夜一样沉的瞳孔里,燃烧着一团不为人知的火。

学生们上去交卷的窸窸窣窣让克拉克觉得白纸上的字体开始张牙舞爪,等他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后,克拉克察觉到韦恩先生站在了他旁边,那双手的冰凉透过克拉克的衬衫敲打在肌肤上,他猛地一颤,仰头就看见了韦恩先生青色的胡茬,那副严肃的面孔试图在摆出一副和善的表情,克拉克的心狂乱地跳,却又觉得这样的韦恩先生显得更加可爱了一些。

“克拉克。”这是布鲁斯·éŸ¦æ©ç¬¬ä¸€æ¬¡å–Šå‡ºä»–的名字,克拉克有些无措,沉默着无法抬头。“我不想给你一个F,克拉克。”

2

克拉克这一段时间明显走的更晚了,比留校察看的低年级学生还要晚。午后的校园开始打盹,只剩一些社团负责人三三两两地还不肯散去,克拉克有一个秘密。但是他没有任何人可以讲述。

那建筑就像诞生于克拉克的脑海,冷冷地落在校园一角,他们都是幽灵般的存在。他一如往常地潜入,路过的人用一种颇为审视的目光扫了扫他,于是黑洞洞的楼道就变成了安全感。

他在找活着的事物。尽管所有的心跳声令他日夜头痛,但他还是想找到那股生命力。

但他却听到了布鲁斯·éŸ¦æ©çš„呼吸和心跳声。

透过安全出口微弱的绿色荧光灯,他甚至能看清韦恩先生不远处的背影。

他甚至看到韦恩先生的左手在不停地往下滴着血,它们砸在地上,却被地板快速地吞噬。韦恩先生的身影不像往日那样沉稳,不出一会儿就踉踉跄跄地几乎摔在地上。

克拉克从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拥有这样的速度和力量,他冲过去接住了布鲁斯·éŸ¦æ©ï¼Œä»–向往的那些声音此刻在自己的拥抱里强烈到刺耳,但布鲁斯的脑袋却沉沉地垂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克拉克的双手不老练地环在韦恩先生身上,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一副结实的胸膛,克拉克将布鲁斯·éŸ¦æ©çš„左手轻轻接了过来,发现伤口已经愈合。刚刚淌下的血如幻觉般褪去。

3

克拉克坐在地上等着韦恩先生醒过来,在一片黑暗中他无事可做,于是鼓起勇气离近了观察那张也在自己心里沉睡着的脸。他很少看见韦恩先生开心的样子,好像开心是一道难题无法化解。克拉克辨别着布鲁斯呼吸的旋律,禁不住用食指想去碰一碰他的鼻子。在黑暗中,克拉克却记住了他所看到的每一个细节。他甚至不想破坏这凝固的时间。但它们无情地滑了过去,韦恩先生张开眼睛,用眼神中的责备掩饰了一些东西,克拉克不可能注意不到。

“谁允许你来这里的?”布鲁斯的声音沙哑地噎在喉咙里。

克拉克垂下眼睛,还好浓浓的暗色能盖过他刹那苍白的脸色,但眼神还是不知道该往哪扫去。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指尖,他沉默地用牙齿咬自己的嘴唇玩。

“这很危险。克拉克。你不知道你在面对什么。”

“韦恩先生……”

“请你一定要保密。就当你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一切。”

“一定,韦恩先生。”他不敢问下去,于是顿住了。

布鲁斯伸出左手摸了摸克拉克的脑袋,像是鼓励,更像欲言又止。他那只手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暗示着这个碰见他的黄昏也一同变成幻觉。“你很优秀,克拉克。不要怕。”

克拉克不知道韦恩先生具体在指什么,但他只能点头。

布鲁斯喊他赶紧回家,克拉克无法多留,但他在等待布鲁斯醒来的过程中,经历了另一件神奇的事情。身体里奇怪的力量指引着他找到了那个秘密应该处在的方向。克拉克仍然困扰着,但他从未怀疑过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布鲁斯在流血,那个建筑在喝他的血,布鲁斯也属于他的秘密,韦恩先生彻底地融入了这个秘密之中。

4

布鲁斯近乎瘫痪在那一片黑暗里,他对着走廊的深处,仿佛在自言自语,“不要打那孩子的主意,我们说好的。”

没有回应,但布鲁斯继续他的话语,他激动起来,激动的不再像他。

“你耍不到我的。”

他攥了攥拳头后才轻轻地、讽刺地笑了。

他扶着墙站起来。已经这样很久了,他在白天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使他筋疲力尽,尤其是克拉克的出现。他的能力是新的希望。也可以是新的毁灭。

他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他,在克拉克痛苦的时候,他想去告诉克拉克应该怎么做,想去告诉克拉克他是谁,他应该属于什么。

可是布鲁斯不想破坏命运。

玛莎的晚餐煮了羊肉,但克拉克看起来不怎么有胃口,吃了几块就回到屋里。“青春期真是难捱。”玛莎向乔纳森使了个眼神,窗外的风声格外凶猛,整个房子像寒冷中瑟瑟发抖的七旬老人,克拉克觉得那些窗户跟到了寿命的牙齿似的,不过会在脱落之前率先粉碎。

他盯着自己的手,他有些自责当下的无知,他不止一次地怀疑过自己身体里穿梭的力量和那些极度发达的神经,永远用不完的体力和强大的感官能力,但他也为此更加敏感。

他以为力量就像知识一样,只要他想要去探索,就可以知道一切,就可以没有那些该死的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也许是从开始感到寒冷的时候。他走回学校那幢建筑的走廊,里面更加空旷而阴沉,他感觉背后沉沉的。

克拉克甚至感觉自己正在穿过谁的身体,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背后站着一排游魂,他们的眼睛黑洞洞的,身体就是一阵阴风。

他们只是盯着他,准确来说他们不该拥有神情这样的事物,但克拉克能感受到他们的悲伤。

“只有你。”

那孤魂飘到他身边,克拉克浑身一颤,但是他没有跑,他无法忽略那样的悲伤。

“只有你可以。”

他们一起游荡过来,紧紧包围着克拉克。但克拉克不再有虚无的恐惧感了,他第一次戴上了名为责任的披风。戴上了刺破一切的气势。

“记住。去老地方找我们。”

记住。

克拉克睁开眼睛,他觉得自己捧着一份承诺。但是他又想起了韦恩先生,心再次沉了下去。

他从窗户逃了出去,暴风雨里只有克拉克能感受到月亮,月亮有鹅卵石一般的光辉,他跑着跑着,跑进了那光辉里,超过了那光辉。他闭上眼睛,就想起韦恩先生说的话。

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都还能认出月亮。

5

克拉克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

他往里面走,失去了最后一盏灯光,头顶上的空间摇摇欲坠般威胁着他,他明显感到自己正在被什么事物慢慢地裹住,有一些细小的东西试图将他催眠,在一瞬间克拉克失去了意识,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明亮晃得让他的视野陷入短暂的晕眩,几秒的调整后,他坐起身,看见韦恩先生就站在他的对面,通过无法交织的眼神克拉克明白他们中间隔着一道时间的虚线,他不知道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可他观察着韦恩先生的动作和神情,却只能这样观察着。

于是他听到了更多的秘密。

6

“你不能这样利用克拉克的身份和能力,我会阻止你,通过我能计划的所有方式。”

“时候到了,我必将复活,这是不可抵挡的真理。”

“你可以利用我的一切,但是你从一开始就同意过我对克拉克的保护。”

“你应该知道让他知晓自己的力量也不是什么坏事,布鲁斯。”

“这是最后的警告。”

“你要违反一切的真理吗?”

“不让他被这样伤害才是我的真理。”

克拉克用指头向韦恩先生的方向轻轻碰了碰,时间像水一样虚幻地碎开,那些游魂从画面背后荡了过来,用空洞的眼睛盯着克拉克,他回望着,甚至能感受到他们的情绪。

“你们可以告诉我,布鲁斯所对抗的是谁吗?”

它们吹熄了克拉克刚刚点亮的手电,在洒下来一点月光的地方,演化出了那一个秘密的具象。

它们告诉克拉克,他所诞生的命运不过是要阻止一切恐惧卷土重来。

它们垂着头,如同完成了最后一项使命。

面前的房间如臼齿般排列开,克拉克并不担心自己被困住了,他看见布鲁斯·éŸ¦æ©ç«™åœ¨ä¸è¿œå¤„,大概是这儿废弃的实验室,正忙着手里的事情,台灯微弱的光笼罩着他,克拉克轻轻地推开门,韦恩先生看向他的神情不再焦灼,克拉克想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想到一切的颠覆,他的心还是剧烈地晃了起来,一直以来,韦恩先生都在沉默的守护着他,克拉克不知道关于自己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能嗅到那种像爱一样的气息。

是爱吗?他的心轻轻地颤着,他禁不住用力地望向韦恩先生,就像要穿过他的身体,想拥抱那个此时此刻更觉得遥远的身体。韦恩先生扬起头,走了过来,没有回避自己的目光,韦恩先生将自己的手从过长的衣袖里掏出来,然后紧紧地塞进他的手里。

“有一些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韦恩先生摸了摸克拉克的头发,以安慰的口吻,但克拉克的身体狂热地抖了起来,他很想流泪,却又憋回去了,所有的不解与恐惧都化在了那只覆盖在后脑勺的手里,他不知道自己对于韦恩先生是否只是一个任务,但他想用一切去感谢眼前的人,眼前他爱的人。他想抱住他,虽然现在他还不能。

布鲁斯让克拉克坐在走廊尽头一间教室的凳子上,凳子已经被损坏过了,在落灰的桌子上,布鲁斯递出一颗胶囊,他说那是即时萃取的记忆,可以通过克拉克的能力暂时溶解进他的大脑,让他亲身回顾那些场景。

接着,布鲁斯将克拉克的双手放在书的扉页上彼此重叠,电击一般的头晕目眩忽然袭来,等克拉克再睁开眼,时间又一次逆转,他站在了这座学校一切秘密的最初章节,他还看到了刚来到这里的布鲁斯。

—七—

布鲁斯刚刚来到这里,头一年他就注意到那个十九岁的男孩儿了,那个晚上学的男孩儿,聪明的过分,听话又守时,有一双洞察人心的蓝眼睛,漂亮的惊人,像雕琢一般精致脆弱,瞳孔和嘴唇的颜色始终鲜亮,他安静的过分,又美的透彻、天真,可谁也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难过。布鲁斯经常听见别人在背后讨论他,诸如为什么会晚上学,为什么会被孤立。

那天晚上学校第一次闹了“鬼”。

TBC

【JW】【Winston/John】HOME

感谢群里太太的神仙脑洞!

🔗走评论

*🚗很短很短很抽象。